Thursday, July 6, 2017

该不该跟负能量狂魔绝交

奇葩大会给新辩手的其中一个题目。


 看了之后我很认真地想,负能量狂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物种。
应该可以说是一颗定时炸弹吧,不胜防的在身边响起警钟,
真爆炸的时候恨不得把周边的事物一同拉入深渊。

能包容这类物种的人,绝非凡人。
反正我做不到。

 但是我不会绝交。


“绝交”这个词,暂时还未发生在我身上。
也许还没遇到那个能让我对他发出这个信号的人吧。
当然也有过不想再和谁做朋友的时候,
但是当那个时候来了,我不会在意绝不绝交这件事。
我只想和他们渐行渐远。


以前一直认为“绝交”是一件蛮幼稚的行为,
到后来明白到,有的人做的一些事,就是在逼你跟他绝交。
所以为了捍卫底线,为了表示不满,非绝交不可。


负能量狂魔,我遇过一个(位)写“位”比较尊重吧但是觉得“个”比较顺口

她大概也发现了跟我合不来,所以自动疏远了。
因为当她在我身边释放负能量的时候,我都在给她建议。
而负能量狂魔需要的,不是建议,而是和她一起谩骂到底。

比如说骂电脑,她可以骂很久。
“电脑坏了”这件事可以发展到“没办法继续在大学生活”的这个结论,
开阔了我的眼界,还 刷新了我的认知。

还有一起搭地铁的那一次。
我也恨地铁的慢,浪费了很多时间。
但是那一次我恨地铁的慢,不单单是因为浪费了我的时间,
还要让我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
听她喋喋不休地发牢骚,看她频频上演原地爆炸。

那一次我更加见识了什么叫“负能量狂魔”。
随便找一件不顺心的事都可以骂上一天。
随便遇到一些阻碍就足以让她/他怀疑人生。


我们能改变谁吗?不能的吧。
我们只能影响别人。

但是,在我考虑能不能影响她,让她少一点负能量之前,
我是不是更应该先拒绝被她影响我的心情。
性格上的极端差异,注定了你没办法和谁成为好朋友,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她不需要被拯救,她只需要被懂得。
而我显然不是那个能懂她的朋友。

所以说到绝交,有点太严重了。
也许她就是要当个负能量狂魔,她才会过得舒服一点。

当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截然不同,
就只能是泛泛之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